连云港之窗

当前位置: 首页 >健康

寂静王冠 第六百三十四章 雏形(上)

来源: 作者: 2019-11-07 21:47:56

寂静王冠 第六百三十四章 雏形(上)

半个月之后。

皇家研究院,地下六层之下,一个本不应该存在的庞大地下空间里。

一片昏暗中,只有惨白的灯光,地面到处是裂口,看上去像是危房工程一样。墙角还有蜘蛛和虫卵的痕迹。

“你这什么破地方?”

叶清玄抬起指头,弹去衣摆上的蜘蛛丝:“好歹装个换气系统,不怕闷死?”

“实际上已经装了,并入了研究院的循环系统,正好处于功率臃余的数值之内,但只考虑了我一个人的呼吸需求,你们还能喘气儿就谢天谢地吧。”

面对牛顿毫不客气的回答,叶清玄翻了个白眼。

这个家伙看来是针对这个计划上心了,就连自己的这个隐秘基地都贡献了出来作为试验场地。

估计这里也是牛顿原本搞禁忌研究的地方。

而且根据叶清玄所见,这里配套的不少设备在诸国之中也都能说是罕见,很多压根就是他自己做出来的。

看来这个老家伙手里的好东西明显还有不少,得想办法再掏出来一点……

不论什么人做了老板,都会迅速地学会黑心的技能,无师自通的学会了种种压榨员工的技巧。更何况是牛顿这种大金矿,不挖白不挖。

“这是实验的资料。”

牛顿将一个文件夹丢进他怀里,指挥着其他工作人员手忙脚乱地布置着试验现场,叶清玄随手翻看,眉毛便忍不住挑起:

“斑马?这个外号不错啊,从哪儿找来的?”

“监狱。”

牛顿漫不经心地说道:“那个家伙经历过第一次天竺殖民战争,退役之后,销声匿迹。据说被抓捕的时候,已经杀死了十六个现役的海军军人,空手。你接着往下看,简直是人形的妖魔……”

叶清玄翻开一页,啧啧感叹:“两个心脏?四倍的肾上腺激素,天生的高速愈合……不得了,不得了,如果被黑乐师抓到,肯定是了不得的实验材料啊。”

牛顿翻了个白眼:“你以为你现在比黑乐师差多少?”

叶清玄想起了某个拐着小孩儿到处跑、总是想要招揽自己一起共谋大计的神经病黑乐师,认真回答道:

“还是差了很多的。”

“别废话,实验开始,各部门准备。”

牛顿懒得理他,踩着台阶呼喊着所有人加快速度准备,最后指挥着叶清玄:“你别站中间,靠边,对,再往后,停,就在那儿,别动了。”

他把叶清玄赶到墙角,然后麻溜的躲到了叶清玄身后,俨然是将叶清玄当成挡箭牌。

拿起话筒:“各部门确认,实验开始。”

轰!

铁门之后,响起锁链拖曳的声音。

在刺耳尖锐的声音里,数百斤重的沉重钢闸被缓缓地托起,举至腰间的部分之后,奋力一抬,轰鸣巨响里,铁闸被推到了最上面。

一个魁梧到不似人形的巨汉从黑暗中走出,赤裸着两根肩膀上满是层层叠叠的刺青,有的是原本刺在上面的恶魔、蛇和教堂,也有新刺在上面的音符和矩阵乐章。

在惨白的灯光下,浑身虬结的肌肉拱起,随着他的呼吸,缓慢地蠕动。

他赤足踏在地上,拖着沉重的镣铐,却如同拖着一个空罐子一样随意。

凶悍的面孔上,就连额骨似乎都变异了,拱起一块,像是藏在皮肉之下的尖角。

从精神到躯壳,没有一个地方像是一个安分守己的好人。

环顾四周的试验场,斑马愣了一下,并没有看到预想之中森严的防备,反而空空荡荡。

最后,视线落向毫无防备的牛顿,神情就微妙的变化起来。

“测试人员A1,别发呆,时间宝贵。”牛顿不耐烦的催促。

“我不是A1,叫我‘斑马’!”

斑马的眼中浮现一道闪烁的凶光,脚步缓慢的接近:“或许,我们应该再重新商量一下……待遇的问题。”

牛顿不屑的嗤了一声,不耐烦地挥手:“随便你原来叫斑马还是奶牛,现在马上进入实验流程。”

叶青玄摇头,轻声笑起来:“看来试验没开始就要出意外了啊。”

牛顿的脸色有点挂不住,讪讪地回答:“时间不够,一切从简,哪里有时间去找那么多志愿者,能找到死囚来就不错了。”

叶青玄叹息,手杖敲了敲地面。

“先生们,实验开始吧,毕竟时间宝贵。今天下午还有一场‘美妙’的幽会在等着我,我不能迟到。”

直到现在,斑马才注意到牛顿旁边那个消瘦的年轻人,同样的毫无防备,根本不够自己一根手指头戳的芦柴棒子。

这种人,他一把可以拧死两个。

可是那个白发的年轻人好像毫无所觉,只是看着他,嘴角的微笑像是已经洞悉了他的一切想法。

虽然未曾言语,可是那一双漆黑的眼瞳却毫无掩饰地表达了一个清楚的意思。

按照说好的来,不要给我添麻烦。

——‘最好’不要。

不知为何,斑马移开了视线,又恶狠狠地瞪了牛顿一眼:

“最好跟说好的一样。”

“讲好的是你完成实验,我放你自由,不是白养着你让你给我瞪眼睛。”

有叶清玄在前面保护,牛顿毫不心虚,狐假虎威的呵斥道:“还愣着干什么?等午饭么?快开始!”

不甘的扫了他们一眼,斑马后退了两步,在试验场中央站定。

“‘以太之’第一次乐理传输试验开始!”

墙壁上的铜管里传来了实验人员的声音,在墙壁的另一侧

,庞大的协律仪已经楔入地面,无数线缆从其中延伸而出,彼此纠缠成一团乱码,插入了墙壁上的各个接口之中。

在地板的更深处,庞大的机枢运转。

六座刚刚制造出来的原始型号斯特林外燃机轰然启动,庞大的动力带动了以太炉的运转,以太的闪光从其中涌现。在协律仪的调动之下,顺着无数线缆井井有条的奔涌,点亮了试验场中的炼金矩阵。

金属的闪光从地板、天花板、墙壁上亮起。

一阵静电凭空出现,噼啪声作响,牛顿的头发都倒竖起来,像是一只半秃的刺猬,好不难堪。而叶青玄却毫无影响,甚至手指都没动。

这种程度的以太乱流摩擦所引起的电场混乱对于他来说,根本不需要花费精力去磨平,宿命之章本身的引力就足以击垮这些微不足道的涟漪。

牛顿有些恼怒的瞪了叶青玄一眼,这个家伙,存心看自己出丑!

没过了多久,铜管里就传来了工作人员欣喜的声音:

“——协律中继器启动完毕!”

事到如今,就连叶青玄都有些惊讶。

他没有想到,在短短半个月之内,牛顿就已经实现了初步的以太之构架。

虽然基础乐理结构由自己提供,格式有解译法进行解决,还有三名皇家乐师为此进行配合,但如此简短的时间内,能够完成如此庞大的工作量,实属不易。

有一个顶尖的研究者的好处就在这里,在研究开始之前,就会有百分之七十以上的错误方向被他排除,节约海量时间和资金。

“预料之中,没什么可高兴的。”

牛顿冷淡地挥手:“只要原理没有问题,计算不出问题,是头猪都能按部就班的把这些东西构架起来。这种程度,只能说你们没有白领三倍的工资。

试验继续,接下来才是重头戏!”

说着,他看向试验场最中央的斑马,眼神就变得期待起来。

在铜管中声音的催促之下,斑马走向前方,不情愿地伸手,将工作台上拜访的装备一件件地穿戴在自己身上。

头盔、手甲、臂甲、胸甲……

看上去像是一件打满了补丁和焊接痕迹的残破铁甲,纠缠着线缆,足足有数十斤沉重。倘若换一个瘦小的人来,根本穿不上。

沉重的甲壳每一个部分之间都有锁扣可以连接,到最后,除了右臂和肩膀之外,那个铁壳子将大半个斑马都笼罩在其中。

扛着那沉重的装备,斑马依旧行动自如,好奇地抬起左手,看着掌心上的那个接口,和左手手臂上的几个粗糙按钮。

最后,看向拖曳到脚下的线缆。

那线缆直接被锁在地板上的接口上,连接着更下层,看上去像是某个庞大设备的延伸。

就在他穿戴完成的瞬间,沉重的铁壳上,那些铭刻在矩阵中的音符被点亮了,甚至延伸到了斑马的皮肤上。

那些刺在血肉上的音符以矩阵的方式和铁壳连接为一体。

以太循环连接完毕。

“桥接完毕!”

铜管中,实验人员汇报:“A1,从现在开始起详细报告你的感觉。”

“有点,热……”

斑马扭动着身体,有些不适应刚刚诞生的以太循环,看着皮肤上亮起的刺青:“很痒,有点疼,但我受得了。”

“很好,现在开始起,我们需要你忍耐几分钟,过程可能会有些痛苦……”

话音未落,斑马的躯壳一震,脸色变得铁青,咬牙,面容狰狞。在角落里,几台检测身体数据的机械响起刺耳的声音。

斑马尖叫。

心跳频谱疯狂的闪烁起来,显示他体内的两个心脏在疯狂跳动,各种激素分泌异常,肌肉抽搐着,充血,肿胀。

西安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珠海性病医院哪家好
武汉博仕医院董平
呼伦贝尔市地方病防治研究所预约挂号
珠海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