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云港之窗

当前位置: 首页 >科技

怒剑龙吟 第六百零九章 池中冰境

来源: 作者: 2019-11-07 23:02:56

怒剑龙吟 第六百零九章 池中冰境

“那边,就是你所说的龙族魔兽被冰封禁锢的位置了吧?乍眼一看,似乎很真够大的。或者说,表面上看不出来,这个冰池下面的深度也是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风韧随口一道,不由自主又捏了捏掌中握住的柔软小手。

霎时间,他也是意识到了自己的失礼,扭头便想道歉,却是闻见嘤咛一声轻呼,手上握住的柔荑突然抽出,紧接着一个散发着淡淡幽香的娇躯竟然扑入到了自己怀中,冰蓝色的秀发就在自己鼻尖下飘动。

“喂,你……”

话未说完,沈月寒搂住风韧腰间的双臂加了把力度,让他一时间惊得法言语,还欲挣扎一下,却是突然发现围绕着二人隔绝池水的结界也是顿时缩小一圈,若是稍微动幅度大点,很可能躯体就会直接接触到那刺骨深寒的异水。

“别动好吗?就让我稍微任性一下……难得,能够有制住你动不了的机会。”沈月寒将脸贴在风韧胸膛上,垂下的长发将她的脸颊遮掩大半,却也可以依稀看到嘴角边挽起的一弧满意微笑。

就算只能用这种手段拥有那么一小会儿,也已经心满意足。沈月寒很清楚身前这个出色的男人早已心有所属,虽然自己依旧有着一争的实力,但是完不想那么做。

正如她自己所说,只要他心里清楚这份单方面的情感存在着,那就够了。

风韧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双臂不知道往哪放,又碍于那层隔绝结界剩余的空间实在太过狭隘,只能半举着悬在空中,姿势很是怪异。本想顺势环上沈月寒的腰间,可是心中总是浮现着一股莫名的抗拒感,让他根本下不去手。

过了好一会儿,沈月寒才将埋在风韧胸前的小脸缓缓抬起,望着近在咫尺的那张还挂着一抹古怪神态的脸颊,轻轻一笑。而后她双手一推令双方身体的接触分开,但是依旧伸手一握重令二人的手握在一处。

与此同时,那层结界也是迅速放大,重恢复到了初的大小。

“好了,走吧。”

沈月寒稍稍板起脸来令自己看上去冰冷些,可是却论如何收敛不起之前流露出的那抹柔弱神色,只得作罢,率先迈步走出令自己身位靠前半个,借此刻意回避着风韧的视线。

风韧心中暗暗一笑,紧随着沈月寒一同朝着池底中心位置走出。随着每一步的迈出,他都尽可能将曾经由于那夜月下美丽动人女子降临的惊艳从脑海中驱逐出去,令自己曾经浮躁跃动的青涩心绪彻底埋藏内心深处。

是啊,足够了。就当是了却了我当年那个稚嫩的心愿吧

走到一半,沈月寒又是突然停下了脚步,背朝着风韧轻轻问道:“对了,你现在……你现在究竟有,有几个……算了。”

欲言又止,她再度迈开脚步前行,比起刚刚似乎多出了一点仓皇,步伐凌乱而且有些急促。

风韧沉默不语,也是隐约猜出了沈月寒想要问什么,却没有自作聪明地说出答案。也不知道是因为自己也说不准确,还是刻意在回避。

二人相互不搭理,只是手牵着手步在池底穿行着,这水中没有别的生物活动,除去缓缓到几乎察觉不到的水流外,还在动的也只剩这两道身影。暗与静的结合,形中已在他们心中滋生出了一抹淡淡昏暗的恐惧感。

终于,池底中耸立的几个巨大身影越来越近,已经可以辨认出是一块不规则的坚冰,内部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一个同样庞大的阴影轮廓,似乎是修长的蛇形。

而在旁边,还有几块相对小些的冰块杂乱立着,内部也是冻结着一个类似的身影。再往外围,便是一堆残碎的废墟,看样子好像之前也存在过类似的物体,只是现在已然不在。

为奇特的是,在这些巨大坚冰所处的位置附近竟然一滴冰水也流不进来,赫然形成了一个位处在池底的单独空间,只是似乎温度加冰冷。

“相对小的都被我吸收掉了,剩下的似乎并不好对付。”

又近了一点后,在能够看清大冰块中那条古怪的龙族魔兽时,沈月寒终于再次开口。

风韧没有回答,仰头遥望着坚冰中凝固的巨龙,眼前的模样与脑海中先前浮现的模糊身影迅速重叠,正是同一个。

粉蓝色的修长身躯上隐隐生有数细小鳞片,没有四肢利爪,背后生有鱼鳍状的淡银色半透明骨刺四翼,嘴部尖尖突起,脸部两侧还支起了一层蹼,呈现出妖艳的淡红色。

“难道,之前是你在召唤我吗?”

松开相握之手上前数步,他直接走到了坚冰前方不足五米处,抬头望着坚冰中被禁锢的巨大身影。由于对方低垂着头颅的角度问题,正好能够与之四目相对。

而也在这一刻,坚冰微微晃动,一对巨目在风韧眼前缓缓睁开。

“小心!”

沈月寒急忙示警,正欲上前,却是看到风韧横臂一挡,示意她需过来。

下一刻,巨龙的眼中泛起一层氤氲的粉蓝色光芒,有几丝投过了冰层直接印在了风韧双眸中,也是往他脑海中送去了一段低沉声音,似乎还是个女子的声音。

“等了数千年,没想到竟然再遇龙魂一脉的传人。求求你,求求你放我出去吧。你的血,足以融化这层该死的寒冰。作为回报,我可以分给你一部分我自身的血脉之力。至于它们,随意你处置,就算像那个小丫头先前所做那样部吸干也所谓。”

而风韧却是摇了摇头道:“我拒绝。”

“为什么!”这一次的声音,森冷许多,而且包含怒意。

风韧环顾一周,冷笑道:“周围的这些恐怕是你的同族伙伴吧?为了自己连他们都可以直接抛弃,视性命。对于你这样薄情寡义的家伙,我又怎么可能将你放出来。且不提会不会履行所谓的报偿,甚至还有可能反过来要伤害我们!”

“哼,看来我真是睡太久了,没想到竟然这么容易就被你识破。也罢,只好自己动手了。只要杀了你,流淌着龙魂一脉力量的鲜血,同样能有!”

“是吗?恰巧我的想法与你相同。只要杀了你,你体内的血脉之力我想要多少都行。就你现在的状态,也想与我一战不成?”

风韧狞笑一声,纵身向后一跃回到沈月寒身边,双臂一振,焚寂涅炎与星尘泪赫然出鞘。

“干掉它,获取的血脉力量我们平分如何?”

沈月寒面带疑惑之色,但是却坚定地点了点头应道:“好,听你的。”

风韧笑道:“不过记住等会儿别打得太过了,要是不小心解除了这家伙的冰封禁锢,那么我们就彻底完了。唯一能够利用的胜利契机,便是它现在大部分力量都被封印。”

谁知,那个女人般的声音再次在风韧脑海中响起:“就算是这样,你也别太小瞧我。区区刚过域级之人,若是放在以前,我呼一口气就能把你冻成冰渣!”

“但那是以前,不是现在,说这些又有什么用!”

风韧冷声一喝,背后十翼幻化而出,弥漫着绚丽光焰迅疾掠出,直接拔空冲到了那条巨龙的头部前方,抬起焚寂涅炎一刺急促,剑尖上流转的赤光凝聚成一道纤细剑气,贯透坚冰的封印直接将炙热钉在身前的一颗巨目中。

焚寂灭绝!

那条巨龙显然没有想到风韧的攻势来得如此之,再加上根本法躲避,况且这一剑的劲力能够轻而易举破开防御劲气,直接就击中了它的右眼之中,尖锐的剑气钻入其中,爆裂出道道毁灭性的凌厉剑罡在内部肆虐。

嗤!嗤!嗤!

由于被坚冰禁锢着,巨龙眼中脸上被撕裂的伤痕依旧被锁在内部,只有一道纤细血柱从之前剑气钻开的小孔中飞溅出一丁点,紧接着又被冻结封上。

“不过如此。”

风韧冷笑一声,振翅飞掠向上空冲去,在即将突破那层隔开池水的形结界时猛然身形一沉,倒立着旋转坠落,永恒自由翼的边缘飘舞出的破碎光彩状若残破羽毛,很是华丽。

那条古怪巨龙被封在坚冰中,确实实力大打折扣而且法动,但是那也为它提供了一层极度坚固的防御。若想重创伤到它,首先要对付却是这层坚冰。

但是在星尘泪和焚寂涅炎的双锋之下,风韧并不认为单凭着那层坚冰便可以阻挡自己的磅礴剑意。

双剑呼啸落下,两股剑意纵横弥漫。

“小子。别太猖狂,真以为我只能任你宰割不成?”

巨龙低哼一声,后背的四片骨刺翅膀亮起一层粉色光晕,同时剩余的那颗巨目中也是映出了一颗奇异图案。

霎时间,呼啸寒风在其身前跃动,转瞬之间竟然直接卷起漫天飞雪,数尖锐冰锥利箭隐藏其中,近乎绝对零度的冻结之力悄然弥漫。

刹那之间,焚寂涅炎也是骤然舞降,炙热的剑风激起赤焰火海,与那些呼啸飞雪寒风撞在一处,惊起剧烈波动。

轰!轰!轰!

池底颤抖不止,周围几块耸立的巨大坚冰都似乎要因此倾倒。

紧接着,一抹璀璨星光撕裂了两股劲力冲击时惊起的巨大余波,啸成一抹凌厉剑罡朝着之前焚寂灭绝所留下的位置而去,摆明是想再度钻开一次。

叮!

然而,一层淡蓝色冰墙却是突然浮现在那道剑罡正前方,在被贯穿击碎的同时也是将那个股凌厉之意一同抵消,可是破碎的冰片并没有化为粉尘碎屑,竟然在一股劲力的驱动下如同箭雨般射出,将风韧的四周部笼罩。

此刻,刚刚凝聚的劲力部挥霍,力未生,恰是风韧为薄弱之时,望着那些冰箭接近他不由一咧嘴,隐有为难之色。

广东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贵阳治疗癫痫哪家好
绥中县医院
富平县医院预约挂号
江西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相关推荐